今年,一年一度的春节与藏历新年再度“牵手”,二者仅仅相差一天,可谓“不同的新年,同样的祝愿”,可以预见,一大波庆祝活动即将走起。而在这个汉藏民族同庆新年的日子里,十四世达赖喇嘛却要再一次在异国过年了。

据外媒报道,达赖喇嘛已于1月19日赴美进行“例行体检”,据说要到三月份才回印度,看来是要在美国过年了。然而无论是在印度还是在美国,对达赖喇嘛而言都算是“背井离乡”,在他80年的人生中,在国外度过的新年居然占到了三分之二还多。盘点一下这80个藏历新年,小编发现了这么几个“最”。

最一步登天的藏历年

1940年2月9日,这是一个藏历新年,就在此前几天的2月5日,当时的国民政府刚刚发布命令,批准拉木登珠免于金瓶掣签,继任十四世达赖喇嘛,并于2月22日在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吴忠信的主持下坐床。

尽管早在两年前就被认定为转世灵童,但直到有了来自中央政府的认定和批准,这个来自青海的农家孩子拉木登珠才正式成为了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与此同 时,伴随着他的“一人得道”,他的家人也都实现了“华丽转身”,从普通农民一跃成为旧西藏的大贵族,获得了许多封建庄园和农奴。

如果说,这个藏历新年改变了这一家人的命运,大概并不为过。

10900059dcf4f21ad9b

1954 年十四世达赖喇嘛敬献给毛泽东主席的千辐金轮,装饰有蔓莲和“八宝”图案,中央镶嵌宝石,底座镌刻藏汉对照铭文:“一九五四年,我——达赖喇嘛担任代表出 席我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时,谨依西藏政教礼俗向我国各族人民的伟大领袖毛主席恭献千辐金轮,籍表无上颂祷。”

最心向祖国的藏历年

1954年,达赖喇嘛和班禅额尔德尼到北京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并在内地考察,返京时正值藏历新年。1955年2月23日是藏历木羊年正月初一,达赖和班禅来到中南海向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国家领导人拜年。

毛泽东在与达赖喇嘛、班禅额尔德尼的谈话中说,“你们在北京过藏历年,我们很高兴,全国人民都高兴”,并说汉族有“两个年”——阴历年和阳历年,达赖喇嘛马上接话“我们今年在内地过了三个年”。

次日下午,达赖和班禅在中南海举行庆祝藏历新年宴会,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应邀出席。毛泽东在宴会上发表祝酒词,向达赖、班禅和西藏、 藏族人民祝贺节日,并强调要“进一步加强和巩固我国各民族间的团结,进一步加强和巩固汉藏民族间以及藏族内部的团结”,共同建设伟大祖国。

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与十四世达赖喇嘛和十世班禅额尔德尼共度藏历木羊新年。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与十四世达赖喇嘛和十世班禅额尔德尼共度藏历木羊新年。

藏历新年过后没几天,1955年3月9日,周恩来总理亲自主持会议专门讨论西藏工作。会议通过了《国务院关于成立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的决定》,并决定由达赖任主任委员,班禅任第一副主任委员,为西藏自治区的成立奠定了基础。

这可能是达赖喇嘛一生中唯一一次在北京度过的藏历年,而从他当时的言行表态来看,也可谓是最“心向中央”的一个藏历新年。

最后患无穷的藏历年

1959年是藏历土猪年,在藏历新年前夕的“破九跳神大会”上,达赖喇嘛对应邀前往的西藏军区政委谭冠三和副司令员邓少东表示想要看西藏军区文工团的新节 目。不过,由于达赖喇嘛要在藏历新年期间的传召大法会上考取格西学位,此事就暂时搁置了。当时人们大概没有想到,这个看似简单的事件引发了多么深远的影 响。

10a00059e6c2dfd884a十四世达赖在哲蚌寺考格西 图片来源:北京周报网

藏历年过后不到一个月,当藏族同胞还沉浸在新年的愉悦之中时,一场叛乱却正在悄然酝酿着。3月10日原本是达赖确定去看戏的日子,也就是在这一天,西藏地方政府反动集团发动了全面叛乱,拉萨市内一片混乱。

3月17日夜,达赖和西藏反动上层等600余人,从罗布林卡附近南渡拉萨河出逃山南,后又越过“麦克马洪线”逃抵印占区,彻底走上了流亡印度、分裂祖国的 道路。达赖喇嘛在藏历新年中的一个看似“不起眼”的要求竟然成为了武装叛乱的导火索,并且其后果在半个多世纪之后仍然存在,堪称最“后患无穷”的藏历年。

最不近人情的藏历年

2012年2月22日,已经流亡印度多年的达赖语出惊人,竟“呼吁”藏人“祭奠那些自焚的‘英雄’们”,不要庆祝藏历新年。一言既出,舆论哗然,有评论指出,达赖这是把个别藏人“自焚”的价值等同于整个藏民族的新年幸福,其实质就是蓄意煽动、怂恿藏人“自焚”。

藏历新年至今已有千余年历史,是藏民族风俗、习惯、情感、文化传承的重要载体,每逢藏历年,勤劳的藏族人民合家欢聚,凡是有藏族同胞的地方无不洋溢着欢乐 的气氛。而反观达赖喇嘛的这些藏历年,却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丰富多彩”。不知道今年这个藏历年,他打算怎么过?(中国西藏网 文/苏文彦)


人们何以嫌弃今年的“丑”猴

海峡彼岸灯光节的主灯“福禄猴”又招来叹息一片,被网友认为比央视春晚的吉祥物更丑,奇丑无比,甚至于调侃是不是放在路边用来辟邪的。


老乡别跑,接完大盘请接楼盘

既然以降低首付的形式刺激楼市,对买的人好,对开发商好,对银行好,对国家好,那么,房价就一直能继续坚挺下去吗?这个问题,除了伪专家乐意给出答案以外,没人回答得了。


放权给高校,权力真能放下?

试点的效果由谁评估?如果由上级部门检查评估,那各高校会不会还是按照上级部门的旨意行事?对于下放人事管理权的改革,政府部门应该以“开弓没有回头箭”的姿态推进,即权力一旦下放,不会再收回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