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正部级救火队长气质真不一般

补位落马官员的官员,通常会被称作“救火队长”。刚刚被宣布兼任国家统计局长的宁吉喆,就是这样一位。他的前任王保安,1个月前落马。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梳理发现,十八大以来,中央部门的正部级“救火队长”,还有以下几位,公安部常务副部长杨焕宁转任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接替落马的杨栋梁;国资委党委书记张毅一度兼任主任,接替落马的蒋洁敏;发改委原副主任吴新雄接替刘铁男出任国家能源局长后两月,刘铁男落马,外界一致认为,虽然刘离任后才落马,但吴接任明显有救火之意。

救火队长之所以受人关注,一方面是因为前任落马带来的新闻余波,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活实在不好干,前任落马,单位人心不稳,流言四起,因此新领导到任后,不仅要继续勇挑重担、攻坚克难,保证工作质量不下降,更要凝聚人心,控制好大局,说到底就是一个关键字:稳!

要保稳,就必须挑选合适的人,从这个层面上说,派什么样的干部来当救火队长就很有门道了。从上述几位的共同特质来看,我们可略微感受一二。

张毅,1997年担任黑龙江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至今部级经历近20年。2007年后,他先后担任中纪委副书记、宁夏自治区党委书记和国资委党委书记等正部级职务。

杨焕宁,2001年担任公安部副部长,至今部级经历15年,2008年,他出任公安部常务副部长,晋升正部。

吴新雄,2001年出任江西省委常委、南昌市委书记,至今部级经历15年,2006年出任江西代省长,晋升正部。到发改委工作前,他是电监会主席。

这几位可谓是政坛老将,从政履历和领导经验丰富,老成持重。由他们来“救火”,定然能实现保持平稳之预期目标。

可别小看了领导经验这一特质,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昨天才说过,高级领导干部不是只解决具体问题的干部,对他们的考量在政治上是落实好中央精神,把握大局,在工作能力上是出思路、出方向,引领带动发展。如果每天只疲于应对解决问题,最后只能是拆了东墙补西墙,乱了方寸。因此,领导经验越丰富的官员,越是能在前任落马这样的复杂局面中保持定力,带领部门平稳过渡,直至组织上逐步培养出一批“忠诚、干净、敢担当”的“接班人”。

当年张德江兼任重庆市委书记时,中央就评价他“领导经验丰富,驾驭全局和处理复杂问题的能力强”。他离任时,中央评价他“认真贯彻落实中央指示精神,紧紧团结和依靠重庆广大干部群众,稳定了重庆大局,理清了发展思路,推动了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

不过,讲资历,讲经验,并不代表不要专业水平。事实上,挑选什么样的干部来“救火”,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中央对这一部门当前工作的期许。张毅长期在纪检部门工作,蒋洁敏的腐败在各大国企中影响极坏,张毅兼任主任后,大力推进国资领域的反腐和党委主体责任落实,配合中纪委做好国企巡视工作,从这两年国企的打虎成绩单来看,就能看出中央派张毅救火的良苦用心。杨焕宁仕途的一大半时间都在公安系统工作,公安和安监维护的都是公共安全,在一些领域中有不少交集,在接任安监总局局长之前,杨焕宁干了两个多月的国务院事故调查组长,他的表现显然不错,春节前通报的天津港事件调查结果就足以看出他的付出和努力。

宁吉喆的经历,在他调任发改委副主任时,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就做过详细的介绍,他长期在总理身边工作,被外界称为国务院的重要智囊,2007年他出任国研室副主任,晋升副部,2013年成为国研室主任,晋升正部。别看当正部的时间不长,此次他可是以正部的身份兼任副部级机构的主官,把控局面自然不是问题。此外,宁是经济领域的专家,对于统计局的工作也不会太陌生。

与中央挑选救火队长有所不同,地方的救火队长多是上升空间较大的年轻干部,比如万庆良落马后,“65后”任学锋出任广州市委书记。毛小兵落马后,青海省委副书记王建军短暂兼任西宁市委书记,此后,出生于1968年的王晓主政西宁。王敏落马后,50岁刚出头的王文涛接任济南市委书记,王文涛辗转多省担任过要职,仕途颇被看好。

对于选用年轻的救火队长主政地方,有分析认为,这是组织培养干部的一种新模式,一般而言,落马的前任带坏了当地干部队伍,错误的执政思路迟滞了发展,这就需要有魄力、有冲劲的年轻干部去打破旧有格局,开创新的局面。对于年轻干部来说,这是考验,也是机会,积累了应对复杂局面的经验,对于日后发展是大有益处的。事实也是如此,年轻的救火队长们完成救火任务后,往往能够获得重用,比如2008年三鹿奶粉事件发生后,时任河北省委副书记车俊临时主政石家庄,1年多后他调往新疆,后晋升正部。


农村剩男为何“饥不择食”?

春节我回家乡,乡亲们告诉我,如今小伙子娶老婆真不容易,女方要礼金少也要20万,大多讨要30万,有的还规定要有车、城里还要有房。


体制内产生不出思想家怎么办

我们需要寻找其他路径。这个路径就是,体制内专家学者继续承担诠释和解读的职能任务,同时给体制外专家学者更大的思想空间。


国民党近百年痼疾能改掉吗?

国民党的问题并不是马英九个人的问题,而是国民党的权贵性质问题。国民党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中期起到今天,从大陆到台湾,在本质上一直是一个脱离社会大众的权贵型政党。


高铁票价会涨到高不可攀吗?

铁总作为国有部门,为追求自身利益而定价,甚至不惜减少穷人福利,是否违反公平原则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