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马来西亚哥打基纳巴卢1月30日电 题:获救中国游客抵达马来西亚哥打基纳巴卢

新华社记者薛飞 林昊 刘彤

夜深了,马来西亚沙巴州首府哥打基纳巴卢海事执法局码头缓缓开出一艘闪着蓝色警灯的执法船,在人们关注的目光中,执法船突然发出震耳的引擎轰鸣,几次加速后就消失在深沉的夜色里。

这是哥打基纳巴卢海事执法局30日凌晨为沙巴州沉船事故获救中国游客派出的领航船,“大概还要两个小时,(获救中国游客)所乘的渔船才能抵达码头”,沙巴马中联谊协会会长胡逸山隔着栅栏告诉被警卫暂时挡在码头外的记者。

一艘载有20多名中国游客的船只28日在从哥打基纳巴卢前往沙巴著名旅游景点环滩岛途中沉没。10多个小时之后,落水中国游客被一艘印度尼西亚渔船发现并救起。大家焦急等待的正是这艘印尼渔船。

码头上灯火通明,聚集的搜救人员、医护人员、媒体记者也越来越多,但现场并不嘈杂,只有相机快门的咔嚓声和一些耳语声。马来西亚搜救指挥中心表示,要等载有中国获救游客的船只靠岸后才能证实有关有3名遇难者的消息,码头上气氛有些沉重。

“从没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马来西亚《星洲日报》派驻沙巴州的一名记者说,“这里很少出现这样的事故,印象里有将近10年没有发生沉船了。”

码头上有序的人群突然出现一阵骚动,一艘约20米长的渔船缓缓地撕开夜幕、靠近码头。

“是这艘船吗?”一直守候在码头的中国驻哥打基纳巴卢总领事陈佩洁向马方官员问道。这时,时针已指向凌晨1时50分。

喷着刺鼻气味黑烟的印尼渔船终于在海事执法局码头停稳。映入眼帘的是数名严重晒伤的获救中国游客,以及盖住了全身的3名遇难者遗体。

陈佩洁快步走向渔船,伸手将一名头发散乱、虚弱的中年妇女搀扶上岸,马方安排的医护人员立刻围了上去,将这名妇女接到一旁的担架上进行初步的身体检查。

“轻一点,轻一点,不要脱她的衣服,”陈佩洁对正准备抬走一名获救中国游客的医护人员喊道:“他们被晒得皮肤跟衣服粘到一起了,千万注意不要伤上加伤。”

何先生疲惫地靠着渔船的船篷,晒得发红的脸上看不到劫后余生的庆幸。“这边躺着的是我老婆”,何先生低头看了一眼脚下,哽咽道,“船沉时我们被海浪冲散了,她没能撑过来。”

“我姓魏”,一名获救游客对何先生说道,“我母亲没了”。

“我姓何”,何先生回答道。两人相对无言。

一位位获救游客被接上岸,一辆辆救护车不停地往返于医院和码头,将获救者送往医院。

码头上的多家媒体围住了一名肤色黝黑的年轻人,他就是救起中国游客的印尼渔民纳库尔。

“28日下午5时左右,我正准备去船舱吃饭,突然看到远处似乎有人在伸手求救”,纳库尔回忆道,“我们把船开近了,发现10多个人正连成一片漂浮在海面上。救起他们后还在附近发现了3具遇难者遗体。”

在获救中国游客入住的医院,女医生菲萨负责给游客们进行初检。“他们都有不同程度的受伤,主要是严重晒伤以及身体和救生衣的摩擦伤,”菲萨对记者说,“游客还需要时间来平复心理创伤。”

夜色开始泛白,新一天的搜救工作即将开始。马方表示不会放弃,将调集更多人力物力参与搜寻。中国驻哥打基纳巴卢总领馆方面表示,将继续敦促马方加大搜救力度,直到找到所有失联者。


雾月十八帮我们理解美国政治

《雾月十八》提醒我们,特朗普的上台,完全可以看作是资本主义的政治调适、或者资产阶级统治方式的转换而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